【师资风采】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访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赵克锋副教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8-20浏览次数:3

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访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赵克锋副教授

【人物名片】赵克锋,香港人,密歇根大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学上海校友会的首任会长、密歇根大学副校长发展办公室的特别代表,是四川老师救灾机构的理事长、国际互助网中国区的副秘书长,是国际潮籍博士联合会理事、上海潮籍博士团常务副团长。历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及管理科学与信息系统系讲师、纽约大学科学家及营运总监。他是网络经济专家,他的“开放渠道”经济机制让几亿邮件用户受惠、他的“通讯缓冲区”经济机制获得了邮件技术专利权。主要从事应用微观经济学、信息系统及政策的法律经济学、知识产权等方面的研究。专长为解决垃圾信息的经济方法、信息审查(如中国防火长城)、开源软件与内容等。


    “赵老师又上电视了!”2月12日,赵克锋老师再次做客CCTV-NEWS上海演播室,畅谈中国4G网络业务的发展和影响。作为经常接受国内外知名媒体访问的经济学教授,赵老师绝对称得上经济学院曝光率最高的老师之一。同时,赵老师身兼数职:香港科技大学上海校友会的首任会长、密歇根大学副校长发展办公室的特别代表、四川老师救灾机构的理事长、国际互助网中国区的副秘书长、国际潮籍博士联合会理事、上海潮籍博士团常务副团长等。不同角色的平行,在赵老师看来,始终还是要回归本职——“只有在站好讲台、搞好科研的基础上,才能真正做好社会工作”。

紧跟潮流,兴趣相伴
    说起当年如何选择经济学专业,赵克锋老师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童年。儿时,随父母举家移民到香港之后,全家努力用了十年左右的时间达到了香港的平均生活水平。十三岁的他花了所有的零用钱买了一台当时价值1万多元的电脑,从此和电脑、互联网结下了不解之缘。高中时期,每逢暑假,他便去门店做电脑销售,并自学了电脑装配和维修。出于儿时对电脑的痴迷,赵老师考入大学后选择攻读信息系统专业。上世纪90年代初期,互联网还未真正起步,赵老师只能在实验室寻找网络带给他的快乐,“但接触互联网的时间久了,就会发现我所读的信息系统专业的书本知识已经严重滞后。”赵老师对于他的专业和学习方向有了新的认识和思考,他意识到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必将改变原专业的架构,于是决定第二年转到经济学,“我记得当时雷鼎鸣教授说过,经济学原理不会因为时代而改变。就对经济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选错专业,而且还让我结识了林毅夫教授。”赵老师回忆道,“林教授的中国经济课程非常精彩,我结合当时在香港金融管理局打工的实际情况,经常和林教授交流,教授也非常喜欢跟我聊天,之后便把我推荐到了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经济学研究生。”不久,亚洲金融风暴来临,“我正巧在香港央行的新闻、出版与公关部工作。那时整个市场一片恐慌,破产者无数。我深深感受到只有科学的、有效的管理方法才能使民族走出金融危机的难关,预防金融大鳄的冲击。”于是,从来没想过读博士的赵老师,扎扎实实地花了两年时间补课。期间,特别受到周恕宏教授微观经济学和李龙飞教授计量经济学的启蒙,加之张五常教授在港大的经济学名望,使赵老师意识到原来学术可以这样有趣,于是他决定前往美国并选择纽约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因为时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就是纽约大学的毕业生,为此我还放弃了后来拿到诺贝尔奖的实验经济学之父弗农·史密斯的邀请。”
    通过在纽约大学的学习生活,赵克锋老师对于中国教育和西方教育有了更鲜明、更直观的对比。“为什么香港老师授课更精彩?为什么美国老师看不懂我给的答案?为什么他们不知道需求定律没有他们教得那么简单?他们是不是太注重技术问题而没有读好经济史?”一连串的问题从赵老师的脑海中浮现。为了继续追求学业发展方向,赵老师毅然转到了密歇根大学攻读信息学,主修信息经济学。“这里是现代互联网发展的重镇,谷歌和现代互联网的发展都和这个学院有密切关系。”
    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兴趣爱好是否能作为一项事业?虽然这个问题没有绝对答案,不过赵老师的经历足以说明把兴趣爱好与事业相结合可以成为我们奋斗的助推器。当然,赵老师所取得的成绩不仅得益于他“兴趣加执着”的理念,也得益于他分秒必争的习惯,凭借着“惜寸阴”的高效和执着的探寻精神,最终寻找到了一条契合自己的学术道路。

缘定上财,注重实践
    学成之后,赵克锋老师接到国外很多工作机会,这些机构、企业开出了比国内高出多倍的薪资。“有很多人善意地规劝我不要回国,他们认为国内的教学科研环境与美国相差太远。但我认为做研究有感觉很重要!必须住在一个地方才能对那里的经济有深入了解。”一个偶然机会,赵老师来到了北京,看着北大未名湖旁满地鲜花,蔡洪斌教授说:“你不来学生就学不到最好最前沿的知识。”赵老师颇为感动,最终决定回国。
    2010年赵老师挥别帝都缘定上海。“那时,整个经济学界都知道田国强院长在财大推行经济学教育科研改革,并取得了很好成绩。田院长亲自打电话给我,言辞诚恳。于是我决定来南方,毕竟我也是南方人,生活习惯等各方面应该更能适应。”近年来,无论硬件资源、学术氛围、还是行政管理的发展,经济学院都已经与国际接轨,而学院所举办的seminar和各种会议、论坛更是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学术交流活动。
    在努力顺沿国际一流做科研的同时,赵克锋老师十分推崇在理论基础上联系实际地去参加社会实践,对此也身体力行。他认为,实践不但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自我发挥的精彩舞台,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思想沟通和交流的学习机会。在他看来,“中国当下最富改革精神的当属企业家”。通过向企业家学习、与企业家交流,在思维的碰撞来开拓视野。由实践回归理论,再由理论中回归实践,在学校、政府与企业三者穿梭,赵老师深深感受到,实践是自学过程中最好的老师。
    赵克锋老师应该是属于少数科研成果被广泛利用的经济学家。他喜欢观察大自然,并善于将其应用于解决网络世界中突显的全新课题。举例而言,正如治理洪水既可以采取建堤坝的方式也可以采取疏导的方式,赵老师认为解决垃圾邮件问题也可以通过疏导进行,对此他提倡建立“开放渠道”机制,使垃圾邮件发件人能够在自我标注的前提下将邮件发送至某特定文件夹,从而对误入收件箱的垃圾邮件构成严重竞争,使后者逐渐销声匿迹。目前,该方法已让多家网络邮箱平台的几亿用户得到受惠。此外,他的“通讯缓冲区”机制发明于2014年取得了专利权。
    正是由于自己从实践中获益良多,深受学生喜爱的赵克锋老师也常常告诫学生,除了理论学习,积累社会经验同样是大学阶段的重要任务。“田院长营造了非常浓厚的国际化学术氛围,举办各种高质量系列的seminar,非常值得同学们去认真聆听。”出色的老师不仅言传而且身教,“也许你现在没感觉,但是工作后就会发现,有人把自己研究成果无条件地与你分享,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他要求学生注意自身社会经验的积累,要做到“多听、多看、多做”:多听,就是多听讲座,多听师长、师兄师姐的经历与观点,“集百家之长,成一家之言”。多看,就是要学会观察,观察当下社会热点,并学会分析其成功与失败的内在动因,进而总结经验与教训,因为“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多做,就是要多实践,真正了解社会现实,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赵老师鼓励同学们要认真聆听、用心体会、积极思考、大胆提问,做一个open-minded的人。

投身公益,乐动人生
    在赵克锋老师看来,一个事物、一个问题,本身就具有多方面的特征、多层次的规律,如果研究者的专业背景、学科视野单一,只能从某个角度或某个层次来研究,不可能获得对事物全面深刻的认识。为此,赵老师积极投身社会活动主动担任了众多社会职务,“当不同专业背景、不同学科视野的人,在一起研究共同的问题时,会产生相互激发、相互启示的共振效应,使思路豁然打开。”赵老师说道,“我喜欢多方面地跟社会不同阶层的人接触,这对深入了解经济问题非常有帮助。”谈及是何种力量支持做这么多社会事务时,赵老师感言:“我父母是信佛的,差不多没有任何个人财产,儿女给的财物他们全都捐给寺庙了。我开始很难理解,后来慢慢意识到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用不了那么多。于是,我有余力,就会去服务社会,这样我也会很快乐。”作为香港科技大学上海校友会的会长,赵老师在未来一年内,每周日都会带领香港科技大学的校友到上海第十人民医院当义工;作为上海潮籍博士团常务副团长,赵老师筹办的博士团正为潮汕地区的中小学免费配置最前沿的灯光技术改造。
    谈及兴趣爱好,赵克锋老师在整个采访过程中都时不时穿插着表述。“我喜欢收藏,常常和上海的艺术家朋友聊天,在一些门类的收藏品中上海简直占据了中国的半壁江山!”赵老师惊叹道:“每次接受媒体采访前,我都会做大量的准备和调查,多方沟通,客观地分析问题。这时候,我往往通过写书法、读唐诗,把心静下来,把媒体采访变成一个为国家献策、影响国际舆论的渠道,将自己放得轻一点。”
    当然说到最爱,那还是音乐。很难想象,一位经济学的教师会歌曲填词、研发乐器。而这些,正是赵老师业余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向来认为缺乏音乐细胞,这是我最后才敢开发的玩意。”在碰见几个世界顶尖音乐人之后,赵老师觉得可以多了解多靠近一些音乐,于是,慢慢地积累并掌握了十几种乐器原理,并思考什么才是更好的乐器。一天,赵老师突然想到要把钢琴来个改革,发明了一个可以让没有任何钢琴基础的人几分钟就学会弹一首完整曲子的乐器,他取名为十键琴。“我已经弄出了一个原型,待以后慢慢开发吧。”赵老师笑言。又有一天,他突然想填词,一天就写了5首,如此高产,让朋友们直夸他“填词的天赋比科研还高”。大家对比一下,看看他如何把莎士比亚的文采套在夜上海的英文版上: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
    Ye Shanghai, Ye Shanghai, Nighttime Shanghai ecstasy.
    When the lights bright the night, the time has time.
    “没有兴趣的生活最是无味。” 赵老师认为,正是有了如此多的兴趣爱好,才激发了他工作上的动力,正所谓“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采访札记】
    赵克锋老师说,他不喜欢形色匆匆低头走路的生活,上海这座兼具历史感和现代感的城市,就如同他本人一样,即使经历繁华,即使饱识西学,骨子里依然洗不脱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润。
    一个人的风格,总是不经意地体现在他的言行中。听赵老师分享求学经历、教学理念、兴趣爱好,娓娓道来,从容不迫。我们开始感悟,有些东西于他而言是贯穿始终的,比如扎实专注的态度,比如无论是教学还是服务社会中对责任的那份坚持。正是这种一致性的东西,构成了他独特的人格魅力。

版权所有 财经大学

地址: 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